书号:80116974
充值最近阅读首页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点击右边收藏本书。

+ 收藏

第一章 丧奴

加入书架
打开书架

陪丧女,又称陪丧奴,是现在很多偏僻的农村还在延续的一种陋习,有话讲,生不能为人,死不得全魂,同生者伤,伴逝者行,称之为奴,陪丧奴。

从小,我就被同村的人视为不祥,不同其他女娃子一样招人待见,因为我是从一个乱葬岗被捡回来的野丫头,而我的养父,更是村中人见人躲的哭丧人。

不过哭丧人这个职业毕竟是白事之首,不能成为养父人见人厌的原因,主要是因为养父总是喜欢研究一些歪门邪道的东西,我和村里的很多人都曾亲眼看到,养父活生生的挖出了一只大黑狗的眼睛,并且吞了下去。

其实八岁之前,养父一直对我很好,也不是这样残忍的人,当时因为养父在白活儿这一块确实有真本事,村里的人对他还算尊敬。

可是我还记得八岁生日那一天,住在我们附近的一户人家半夜死了男人,那男人的媳妇大清早就来找养父,让他去帮忙。

有白事,养父自然不敢含糊,直接收拾好了东西,临走的时候还爱抚的摸着我的脑袋:

“小蝶乖,好好看家,中午回来给你过生日。”

庄晓蝶,是我的名字,养父取自庄周晓梦迷蝴蝶一句,不过后来因为太难写了,被改成了小蝶。

允许我擅自改名这一点也说明了养父对我的溺爱,可是我怎么也没想到,这一趟活儿之后,曾经那个疼爱我的养父竟然再也没有回来……

从清晨一直到晚上九点,我透过窗户眼睁睁的看着养父进了那女人家,却一直都没有出来。

心中委屈,明明说好的中午回来,让我一直等到现在,年幼的我当时心里只想着养父食言了,噘着嘴直接朝着那女人的家走去,那女人比养父小不了几岁,死去的男人姓张,那时候我管女人叫张婶儿。

当时稚嫩的我只有满心的不情愿,也顾不得死人什么的那么多,就直接朝着张婶儿家里走了过去,就要推门。

还没等推门,我突然听到屋里,传来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,这声音是张婶儿发出来的,但是仔细听听,却感觉不像是痛苦,反而带着几分享受。

我虽然小,却也知道,平常人家死了人传来的都是哭声,为什么张婶儿家传来的却是呻吟的声音?

或许如果我再大一点,听到这声音也就不会贸然闯入了,可是那时候我却直接推门冲了进去。

刚打开门,我愣住了,只看见地上铺着一张黄布,而黄布上面,有三具赤裸裸的身体,其中两个是养父和张婶儿,另外一个是张叔。

屋子里面,摆放着十几根大红蜡烛,将整个房间都映照的很明亮,也将两个活人的身体映照的十分红润。

两人一尸全都一丝不挂,面对面的坐着,全都发出低沉的喘息声,尸体就这么直挺挺的躺在地上,眼睛还瞪得大大的,似乎在看着两个活人,也好像在盯着我看一样……

开门的一瞬间,红色蜡烛摇曳,随后养父直接暴怒,大喝了一声:

“滚!”

眼前的场景确实也让我慌了,那时候的我不懂他们在干什么,却也知道肯定是大人的私密事。

直接跑回了家里,过了没多长时间,养父脸色铁青的回来了,衣服还有些凌乱,死死的盯着我看了半天,嘴里自言自语,也不知道是在嘟嘟囔囔的说着些什么。

突然之间,养父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,那是记忆中养父第一次打我,随后对我的哭泣声置之不理,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喝起酒来。

后来养父跟张婶儿有一腿的事情不知道怎么的就传了出去,足足几天的时间,可能是因为丢人,养父都闭门不出。

而我则能看到张婶儿的家里扯上了红色的绸带,是红色而不是白色,就如同操办婚礼一样的办丧事。

村里人都说张婶儿疯了,这样办丧事,在整个村子里面,还是头一回!一场丧事,办的冷冷清清,根本没人敢来,就连出殡的抬棺人,都是花了大价钱从外乡请来的。

而就在张叔头七的这一天夜里,养父如同往常一样坐在屋里喝酒,突然外面传来一阵砸门声,有人告诉养父,张婶儿上吊死了!

原本养父喝酒就喝的脸通红,听到这个消息,更是连眼睛都成了红的,直接拽着我就朝着张婶儿的家里冲过去。

孩子的眼睛干净,能够看见一些大人看不见的东西,养父以前一直都怕吓着我,从来不会让我看尸体。

上次看见张叔的尸体之后,我连着做了好几宿的噩梦。

可是这回,养父偏偏将我拽到了张婶儿的家里,我看着张婶儿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,浓妆艳抹,涂着非常厚的脂粉,乍一看,就好像陪葬的纸人一样。

两只眼睛死死的瞪着,好像在朝着某个方向看一样,舌头长长的伸了出来,已经呈现出了青紫色。

看到尸体的一瞬间,我哇的一声哭了出来,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尸体,而这次看到的尸体明显更加狰狞。

“啪!”

就在我哭出来的一瞬间,养父狠狠的抽了我一巴掌:

“你哭个蛋!都他娘的是因为你,你这丧门星,早知如此,当初就应该让你死在乱葬岗!”

养父和张婶儿早已被人们当成了奸夫淫妇,人人唾骂,人们背地里都说养父是个人渣,祸害了张婶儿,让张婶儿蒙羞而死。

而养父更如同心中有愧一般,村里没人愿意帮他处理这丧事,觉得晦气,张婶儿没有太近的亲戚,只有几个远方亲戚也全都敬而远之。

养父一个人办下了所有的白事,实在做不到的事情,就花高价请外乡人来办,更是亲自带人抬着棺材进了老张家的坟地。

而就在这丧事办完之后,养父开始变了,开始变得嗜酒,开始变得疯狂……

他强迫我继承他的手艺,每天都告诉我哭丧的活儿应该怎么做,为此经常拿鞭子抽我,说是想让我找到哭的感觉,因此我很多时候,嗓子都哭哑了,身上更是每天青一块紫一块。

村里也有好心人劝养父,一个小姑娘,不能这么对待,可养父从未理会过。

不光如此,养父经常强迫我看他做一些残忍的事情,比如将捡来的野猫扔进锅里活生生的煮死,将偷来的小狗崽活生生的勒死。

而且从我九岁开始,养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让我吃下一种药丸一样的东西,那药丸散发着腥臭的味道,很恶心,可是在养父的监视之下,我不得不吃。

我十五岁的时候,养父在喝多了对我一顿毒打之后,开始让我当陪丧女,一般只有惨死之人才会请陪丧女,而陪丧女不仅仅要帮助死人承办很多白事,更是要如同亲人一般,在死者入土的当晚,守护在坟前,陪死者走完最后一程,尽一个奴婢应尽的义务。

在养父的虐待和村民的白眼之下,我做了两年的丧奴,这两年,我给养父换来了大把的钞票,养父做白活儿也能赚到不少钱,可不知为何,家里的日子却越过越穷,养父更是每天喝的烂醉,我不知道他将钱都用到什么地方去了。

我也尝试过想逃离养父身边,因为从张婶儿那件事之后,疼爱早已变成了折磨,我受不了这样的生活。

但是我自己都想不通为何,我逃了五次,不管我藏在哪里,跑的多远,养父总能找到我,将我带回家之后,就是一顿毒打。

而就在我十七岁生日这一天,养父让我吃了药,然后告诉我:

“村口的李二伯去了,今天出殡,你去送他一程。”

菜单目录下一章

您的支持,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投票(0
赞赏作者
评论(0
取消第一章 丧奴发布

0/500

更多评论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描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微信二维码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已经关注
稍后提醒
全村只有牛大壮例外,于是,牛大壮的春天来了……阅读 647340家里面的嫂子长得很漂亮,可惜眼睛看不见东西,趁着她洗澡……阅读 262035穷山恶水出刁民,我便是穷山洼首屈一指的刁民阅读 631294

此书暂时不支持投月票,请阅读投月票规则

我要送月票数量:
1

当前月票:

取消

确定送出

您当前没有月票

投月票规则
已成功赠送0张月票
操作失败,请重试~

此书暂时不支持推荐

  • 1张
  • 2张
  • 3张
  • 4张
  • 5张

当前推荐票:

确定送出

1元
2元
5元
10元
20元
50元
100元
其他

支持原创,作家会收到你的红包

支付宝 ¥ 5
其他支付方式

此书暂时不支持捧场

每累积捧场2000金币,系统自动免费赠送书月票一张

数量:
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10
  • 自定义

留言:

结算:

200

金币 (vip折优惠 详情)

qq钱包
微信
支付宝